在哥伦比亚毒枭眼里女人只是一个完美玩具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哥伦比亚毒枭和贩毒集团非常活跃,在那段时间里,由毒品贸易而引发的一系列政治贪腐和血腥事件,米纳是哥伦比亚人民心上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

而近年来美剧《毒枭》对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浪漫化和传记式演绎,则又一次将毒品问题摆在了全世界观众的面前,使其成为这个国家一块撕不掉的标签。

2018年,我在哥伦比亚麦德林市生活了近半年,毒品贩子们的活动早已不如20多年前那般猖獗,但让我感受深刻的是,“毒枭”却仍以另一种深入骨髓的方式继续影响着当地。

这种影响,简单说来即是对于女性身材的一套独特且苛刻的审美标准,当地学者称其为“毒枭式审美(Narcoestética)”,该说法在2009年第一次被学者Omar Rincón提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美嬉皮士的产生和发展,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对的需求。在以哥伦比亚为主的南美诸国,走私贩们目睹着同行因走私毒品而赚得盆满钵满,贫穷、无知、贪欲,以及这眼前的高额利润,驱使他们走上了贩毒的道路,同时也开启了刀口舔血的生活。

由于多年以来处于社会底层的不甘,和曾作为穷人的自卑,再加上担心随时会因火拼而丧命导致赚来的钱财无处可用,所以,把“有钱”写在脸上便成了毒枭们所遵循的生活信条。

他们迫不及待地向世人炫耀自己所获得的财富——奢华的宅邸,bling bling的大金链子,性感漂亮的女人……没错,在毒枭的认知里,漂亮女人和房子、车子、首饰等的地位是一样的,不过是花瓶,是玩物,是他们用来炫富的工具。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什么样的女性才算得上漂亮,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肯定也有不同的看法。对于哥伦比亚毒枭这一群体而言,所谓美女,必须具有精雕细琢的、欲求不满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

从对外炫富这一角度来讲,女人外观上极致的完美和浮夸,就像豪车豪宅和金链子一样,能够直接彰显其财力势力,体现其作为掌控者和征服者的身份地位;从个人感受这一角度来讲,他们普遍认为丰乳肥臀和一张写满欲望的脸,能够极大地提升其性体验。

由此,毒枭身边的女人们,仿佛都是没有缺陷的芭比娃娃。在那个年代,想吸引毒枭注意的人不在少数,但天生的芭比娃娃又能有多少呢?于是,这种毒枭式审美便直接导致了整容行业的蓬勃发展。

敲开整容医院大门的女性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毒枭的情妇,一种是贫民窟的女孩。情妇们通过不定期“进厂维修”,以更好地满足毒枭的需求,维护自己作为毒枭身边红人的地位。

而对那些走投无路的贫民窟女孩来说,这就成为了一个生存问题,她们渴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毒枭的注意,成为毒枭的情人,继而从毒枭手里获得改善自己和家庭经济状况的资金。

可支付正规整容医院高昂的手术费用,对她们来说也不是易事。要么家人把女孩当成是“全家的希望”,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地支持;要么女孩通过出卖身体而获得资本。这两种方式都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然而结果未必尽如人意,也许花光了所有积蓄也不一定能换来毒枭余光的一瞥。

此外,还有第三种方式——选择不具备经营执照的黑诊所,可是这种选择的风险让人更加难以承担。

2008年,哥伦比亚安提奥其亚省政府公布了一份整容行业报告,报告中指出,在这一年里面,由于行业发展的不规范,丰胸丰臀等多个整容项目医疗事故频发,致使受害者皮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basesolutions.com/,米纳脏器感染。这些事故出现在全国各个城镇,而在聚集了众多整容爱好者的城市——麦德林,曝光出来的就有300多起。

想想,在当代仍时不时传出有关整容事故的新闻,那么在上个世纪,或命丧黑诊所手术台或落下终生隐疾的女孩更是难以计算。

随着哥伦比亚两大贩毒巨头麦德林集团和卡利集团的瓦解,集团名下的一些小头目纷纷作鸟兽散,有的改行,有的一改往日高调的作风,在暗处继续从事着非法的勾当。

对于当代的哥伦比亚,和平与经济发展成为最值得关心的话题。音乐、足球、街头艺术……新时代的哥伦比亚人努力地想让毒品贸易这一页黑历史翻篇。

曾经是暴力街区的麦德林13号街区(Comuna 13), 已在当地人民的努力下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和街头艺术集中地。涂鸦艺术家用鲜艳的色彩掩盖了墙面上的子弹孔,街舞舞者和rapper也在用他们的方式来传达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Sam

然而很多人可能也并没有意识到,虽然大毒枭的时代不复存在了,但是这种明显物化女性的毒枭式审美却阴魂不散,潜移默化地渗入了哥伦比亚人的日常审美情趣里,哪怕平权之风吹遍全球也巍然不动。歌手、演员、米纳各种公众人物依然在不遗余力以身作则,向人们展示何为所谓“完美的身体”。

实际上,得益于基因、水土等多方面的原因,哥伦比亚女性本来就更容易拥有符合她们审美的丰乳肥臀和相对精致的五官。可在毒枭式审美的“推波助澜”下,她们依然乐于走极端,追求绝对完美的身材和容貌:

不少人认为,女性拥有完美的外表甚至比拥有学识更重要;个别父母会把一次整容手术当作成年礼物送给自己的女儿;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老师,也依然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当然,也有害怕在身体上动刀子的哥伦比亚女性。于是,通过巧妙的版型设计或放置臀垫改善臀部线条的提臀牛仔裤应运而生,并成为了能体现哥伦比亚毒枭式审美的强势出口产品。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智利市场,“提臀牛仔裤”已与“哥伦比亚牛仔裤”画上了等号。

进入二十一世纪,哥伦比亚的女性或许不再因为经济困难,而千方百计想要获得一副能取悦毒枭的皮囊;她们进出整容医院,或许不再是“为悦己者容”,而只是单纯地为了“悦己”。尽管从这点看来,哥伦比亚的女性掌握了对自己身体的主动权,不失为一种社会的进步。

只不过,为何依然遵循着这种物化女性的审美方式?为何会因为获得被毒枭认可的外貌而感到愉悦?这着实耐人寻味。是真心实意地认可毒枭式审美,还是因为全社会的人都是毒枭式审美的追随者乃至是执行者,使得她们囿于舆论环境而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或许二者皆有。

在东亚,女孩们普遍追求少女感,渴望白得发光,渴望瘦成一道闪电;在北美,人们正为卡戴珊式的夸张腰臀比而疯狂;在欧洲,屡屡有薄如纸片的时装模特被曝患上厌食症……

我想,在这背后肯定有一股力量,在对女性的外貌指手画脚,在给女性的美丽划定标准,定义什么是美,什么是丑。而这股力量,或许不只是来自他/她或他们,也可能是你和我,尤其是,隔着手机屏幕敲着键盘的你和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