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埃尔米纳城堡见证千万黑奴“不归路”

新华网阿克拉2月11日电(记者林晓蔚)从加纳首都阿克拉驱车往西170公里,就到了中部省首府海岸角。1877年之前,这里一直是加纳的首都。加纳第一所男女同校的学府在这里设立,第一位黑人神父从这里产生,独立战争也从这里发端。即使首都早已迁至阿克拉,海岸角仍是加纳历史的最重要见证。

1471年,葡萄牙殖民者抵达加纳,发现此地盛产黄金,便将其命名为“黄金海岸”。1482年,他们决定开建一座城堡,来保护金矿。600个葡萄牙士兵花了4年,终于建成了今天的埃尔米纳城堡。它位于海岸角附近,米纳三面临海,堡垒主体为八棱堡4层塔楼,两侧共有6座方堡,大小炮位火力威猛,当地黑人部落只能俯首称臣。

最开始,葡萄牙殖民者将城堡用于市场交易,存放黄金、买卖布匹、转运欧洲舶来的,但很快,他们发现了真正“一本万利”的生意:黑奴贸易。奴隶们步行数月被押送至此地,用以交换布料、银器、烈酒以及军火,从今天的地理位置看,不仅仅是加纳,还有来自多哥、马里、布基纳法索甚至是尼日尔的黑奴。

走在城垛上,仍然可以见到多门大炮,只是早已锈迹斑斑,不复往日威风。但在殖民者无往不利的时代,成千上万的黑奴在黝黑炮口的逼视下,除了低头登船没有别的选择。作为第一座位于西非几内亚湾的奴隶贸易所,也是现今撒哈拉以南最古老的欧式建筑,埃尔米纳城堡见证了无数黑奴的“不归路”。

今天,每年都有不少黑人从美洲来此寻根。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能看到每个角落都摆放着花环,上面大多写着“安息吧,XX号上的人们”。狭窄的水牢里,曾经关押过衣不蔽体的女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原来是黑奴们通往奴隶船的阶梯,湿滑难行,极易摔跤。奴隶们带着手铐和脚镣,穿过隧道,像牲口一样被赶进底舱,开始横渡大西洋的旅程。

这里还有一间“死牢”:导游们总是爱开玩笑,把游客赶进牢里然后锁上牢门,于是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关上个三五分钟,导游再开门进来告诉游客,在此关押的黑奴几乎无一生还,被打死、挨饿而死、窒息或绝望至死,尸体尚存余温之时,便由门上开一扇窗从里抬出。无怪乎房间里墙面上一层青苔,气息腥臭难闻。

更加讽刺的是,离这“死牢”不到10米,便是城堡内的小教堂。殖民总督和他的士兵们每日要在此祈祷,愿天父能佑其心境安宁、灵魂升天,不知他们双手合十闭上双目时,脑海中可曾想过门外那经过的黑奴或死或生。现在知道的情况是,这教堂也很快成了黑奴贸易之处所,二楼祈祷、一楼贩奴,每年运走的奴隶可以5位数计算。

1979年,埃尔米纳城堡与海岸角城堡等其他10座加纳城堡要塞一道,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小教堂变身博物馆,每个踏足此地的游客,导游都会请他先去参观小教堂,看过里面的图片和实物展览后,再开始游览城堡。据记载,葡萄牙人之后,依次建堡的还有荷兰人、瑞典人、丹麦人、英国人,直到加纳独立。30公里开外的海岸角城堡,便是1653年由瑞典人卡洛夫下令修建。

18世纪末,欧洲废奴运动蓬勃兴起,1814年,占领埃尔米纳的荷兰殖民者停止奴隶贸易。但黑奴作为非洲大陆“单一作物”的输出史还没有结束,美国人加入进来,非洲西海岸成了美国和加勒比海黑奴的来源地,东海岸则成了红海和波斯湾地区的黑奴“货仓”。黑人作为奴隶的整个历史,直到20世纪初才完全终结。

旱季的海岸角云淡风轻,白色的城堡与细沙椰林辉映,风景怡人。殖民地已成过去时,旅游业和渔业才是现在时和将来时,城堡旁的避风港里渔船望不到边,欧美背包客带着旅游书从小巷里穿过。挥别浓墨重彩的独立自由之路,今天的非洲正走在寻求发展繁荣的大道上,没有人可以找对这条路,除了非洲人自己。

事业单位管理条例快播涉传播色情被查兖州警方道歉中方提醒慎赴越南戛纳国际电影节开幕土耳其民众围攻总理马方重新分析数据男子驾车冲撞行人汶川地震猪坚强孟加拉渡船沉没习足球外交瓜农死亡案终审张柏芝录节目睡着10名华人在越失联田亮儿子近照曝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basesolutions.com/,米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